严修想招周恩来为婿被婉拒事后仍助其出国留学周总理一生感激

来源:未知 发布于 2022-01-12  浏览 次  

  周总理和南开之间有着很深的渊源,他被称为是南开史上最杰出也最知名的校友,1919年他给母校同学们写下了一封信,信中他说:我是爱南开的。一生都很少表露感情的周恩来,在南开遇见了令他感激一辈子的老师严修。

  严修对周恩来的欣赏,超越了师生关系,可以说是一种知己般的赏识。他喜欢周恩来,并向将自己的女儿嫁过去,周恩来却婉拒了。

  严修并没有计较这件事,而是在周恩来之后的求学之路上,继续资助他,并对他选择加入表示理解。今天就来讲一讲严修和周恩来之间的故事。

  1913年8月,周恩来顺利考进了南开中学,在这里进行了4年的学习。这所中学在整个天津都非常有名气,严修当年和朋友一起创办这间学校时,就希望能够为社会培养出有责任有担当的学生。

  而严修作为清朝翰林院供职多年的人,且经常被光绪帝召见,自然是治学有方。因此,天津地界许多有权有势的家族都希望能将孩子送进这所学校学习。

  但想要进入学校,是需要通过入学考试的,必须分数达到才行,钱根本不好使。作为穷学生的周恩来,便是在考试中脱颖而出。但在学校期间的学费和生活费,却成了大难题,虽然他的伯父有心想要资助他,但那点工资实在是难以支撑下去。

  南开中学却很能替那些贫寒家庭出身的孩子们着想,给他们提供勤工俭学的兼职,周恩来就是靠着这些兼职才能够不为钱发愁,而他也十分刻苦努力,即使兼职花费他很多精力,他的成绩也是最好的。

  1916年,学校举办了一场作文比赛,想要对学生们的思想做一番摸底。为了保证公平性,上交的作为一律封上姓名进行评比。不出所料,周恩来的一篇《诚能动物论》赢得了一致赞扬,老师们都赞不绝口,严修也用“宰相之才”来形容周恩来。

  严修对周恩来的关注,在他入校后就开始了,这次作文比赛能写出这般文章的人,他心中早已知道肯定是周恩来了。

  这个来自南方的穷小伙虽然在学校里,常常穿着朴素,但却很有才华,而且热心于创办各类研讨会和杂志,并还请求严修给杂志题过字。严修那时55岁,对这个比自己小三十多岁的年轻人,甚是喜爱,并认为他日后肯定有大作为。

  周恩来在南开中学读书的第二年,在校董严修等人的讨论下,给他免了学杂费,这也是南开中学创办以来的第一次。

  严修虽然和周恩来来往并不密切,但他却始终将周恩来放在心里,默默支持他。甚至,还想要让周恩来做他的女婿,并托人去和周恩来说这件事。

  但周恩来最终婉拒了严修,他在婉拒前也和同学讨论过这件事,他认为自己只是一个穷学生,如果答应了这门婚事,势必要扛起严家的责任和担当,但他有自己的前途,不希望受到这样的束缚。

  严修在得知周恩来的意思后,也尊重了他的选择,因为在严修看来,他的这番好意完全是出于对周恩来的欣赏,而并非希望得到任何的回报,当然也就不会因为周恩来的拒绝而对他心怀芥蒂。

  之后的交往中,严修也处处维护着周恩来。后来南开开设了大学,远在日本留学的周恩来得知消息,立刻动身回国进入南开大学读书。

  再一次重逢的师生,严修也很器重周恩来,时常关注周恩来的动向。在大学里,周恩来更热心地参与到各类中,并且成为了天津地区最有影响力的爱国学生,这让南开大学也变得有名气。

  但周恩来的这一系列活动,却招来了当局政府的反对,并将他抓捕进监狱关了两个月。出狱后的周恩来,给南开大学出了一道难题:究竟要不要开除周恩来。

  从政府、社会角度来说,不开除周恩来意味着学校和政府对着干,让南开大学惹上麻烦,也让其他学生难以有一个稳定的求学环境;开除周恩来,他却是严修最欣赏的学生,而他的所作所为也完全出于爱国,实在于心不忍。

  但最后,严修还是决定开除了周恩来,这一举动也召来了许多进步人士的攻击,他们认为严修虽然是个读书人但实在是懦弱得很。但如果设身处地地为严修着想,其实也能够理解他的选择,毕竟一个教育家和政府杠上,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。

  周恩来被开除后,严修却仍旧想要资助周恩来继续求学,于是他在学校设立了一个奖学金,资助优秀学生去欧洲深造,周恩来便在资助名单之上。

  去往欧洲的周恩来,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对眼前的异域风情和习俗感到新鲜和好奇,他看到的是经历过欧洲大战后的法国,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之中,苦不堪言。这些写给严修的信,让他明白自己没有看错人。

  此后,严修连续三年资助了周恩来在欧洲的求学生活,半年就给他汇一次钱。周恩来在欧洲加入了,消息传到国内,有人便劝说严修不要再对周恩来进行资助。

  而严修立场坚定,他只是一个教育兴国的民主人士,对于周恩来走怎样的道路,他不干涉也尊重。但他始终相信,周恩来是一个心怀苍生,为民奔走的人,将来必有大作为,有这一点就足够了。因此,他的汇款就没有停过,只给外界留下了四个字以作为回应:人各有志。

  周恩来之后成为了中国的中坚力量,没有辜负严修对他的期待。而多年后回忆起严修对自己的资助,周恩来说:我对他是很感激的。这种感激,是知己是如父般的恩情。作为一个旧社会里的文人,严修能够对周恩来有这样的欣赏,也是在令人佩服。